烛台切光忠 ♥
和莺丸一样喜欢喝茶的条秀
粗茶淡饭不成敬意
感谢喜欢

【烛婶】开空调睡觉记得盖好膝盖

*烛婶,短甜

*毕业收拾宿舍行李的时候想起了很多过去的事,于是便有了这样一个脑洞

*标题都是瞎取的hhhhh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*1


拉开门,烛台切感受到了一阵强烈的寒气。而审神者正一动不动地趴在卧铺上,左臂保持着向前伸出的姿势,本是用来当被子的薄毯也已经被踢出了床铺的范围。他无奈地摇了摇头,轻脚踏入室内,从背后拉上门,并拿出口袋里的怀表再次确认了一下时间。


“看来差不多到点了。”


他刚抬起头,审神者枕旁的闹钟就立刻响了起来。


她把脸在枕头上蹭了几下,身体也不情愿地扭动着,相比之下,右手倒是很麻利地一掌拍下了闹钟的按键——


闹...

【现paro烛婶】偶遇

*现代paro烛婶,短

*听着咪的近侍曲就产生了这个脑洞,讲的是一个以萨克斯的演奏为契机相遇的故事(开头虽然很像开车的节奏但其实还是个很淡的故事……

  咪的近侍曲的话给我一种很热烈的感觉,钢琴的部分特别有决斗BGM的感觉,加入萨克斯后就像是把决斗推向了更高潮,仿佛都能看到咪抹一下嘴角然后吊打对方的场景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*0


都说舌头是吹奏乐的灵魂,可她发现比起演奏萨克斯,接吻这件事对她来说似乎是个更大的考验,更何况遇上的是一个比她的演奏经历更为丰富的男人。


她开始有点后悔主动去吻烛台切,虽然对方也已经明显...

满心以为国服是今天开活动……睡前特意也没派12h的远征,后来惊觉活动是明天😂😂

于是找出了一年多前在鹤屋买的万事屋模型,拼了一中午终于完成啦~ (主要是外面的贴纸好难贴🌚

【刀婶】审神者今天也犯着中二病

*日常欢乐向,烛婶,短

*审神者即将就任百日,刀刀们会送出怎样的礼物?

*婶婶是个中二病还请大家不要嫌弃她

----------------


*1 审神者就任的第97天


炎炎夏日,虽然才早上七八点,但太阳也已经升得老高了,不过这并不能阻止审神者与粟田口短刀们的“晨练”。


“顺序都记清楚了吗?”审神者站在正中央,向两侧的短刀们问道。


“没问题的!”


“好,我数123——”


只见他们整齐地迈出左脚,膝盖微微弯曲,双手逐渐在胸前合十。


“丑 — 戌 — 辰 — 子 — 戌 ...

【刀婶】斜风细雨不须归

*烛婶

*有鹤丸,莺丸,粟田口短刀出没,HE小短篇一发完

*本丸日常,私设也有

*大概是因为最近几天都在下雨,又是毕业季,就想到了这样一个故事

--------------


六月,入梅的季节。


审神者梦见了一些过去的事情,醒来的时候却怎么也想不起在梦中出现过的那个女孩子的名字。虽然还很早,但室内的光线已经很明亮了,她用手指盖住双眼,大脑里还回放着梦中的情节。


“夏天,真热啊。”


*1


天色逐渐阴暗了下来,审神者取下头顶的草帽,仰起头深吸了一口气。


“明明刚才太阳还很大的啊。”


一旁的鹤丸和粟田口短刀们也抬起了头,“啊……是说怎么感觉...

【刀婶】隔壁审神者是我哥(完)+小剧场

*烛婶

*相约厚樫山,兄控治疗进度99%,哥哥(对烛台切):“没兴趣和你搞好关系。”

*审神者:你们决斗吧,我只想给乱酱把一期哥带回去

*结尾有几个小剧场,终于写完啦!(好了好了我真的要去准备答辩了……


---------

[前篇*1]  ,  [前篇*2] 


“在这一生里,我所钟意的烛台切光忠,只有你。”


*3(完)


乱藤四郎将茶递到了千花和莺丸的手中。


“乱真是个好孩子啊。”莺丸接过茶,从托盘里拿了块西瓜递给了他。


“诶嘿嘿,”他开心地在西瓜上咬下一口,“以前夏天的时候,我们也经常和一期哥一起吃西...

【刀婶】隔壁审神者是我哥(2)

*烛婶

*兄控治疗进度40%,审神者开始了新娘修行(?)

*审神者:别拦我,我要在5-4捞一期一振

*末尾有把小短刀,下一更大概能完,HE

----------


>>前篇 *1

*2


“哥哥……哥哥……”


“千花,这点伤不要紧的,马上就要到家了。”


“脚……很痛……”


“没事的,要抓紧哥哥哦。”


突如其来的眼泪让千花想起上一次哭得这么伤心还是小时候的事,她和十花一起在外面玩的时候不小心扭到了脚,后来是十花一路背着她回到了家。即使是现在想起来,其实那时候的脚伤也并不是那么严重,如果是面对着其他人,可能自己只会咬咬牙什么也不说,可...

【刀婶】隔壁审神者是我哥?!

*烛婶

*又名烛台切治好了我的兄控

*大概是想写一个有关于婶婶成长的故事吧( ・◇・)

*多刀男出场(本篇乱酱为主,同为兄长的一期被提到)

------------------

*1


千花有个比她大一岁的亲兄长,名叫十花。据说父母起名的时候就是不小心在十花的名字上画了一笔,感觉还不错,于是就这么定了下来。


千花是个不折不扣不掩饰的兄控,十花虽然也很疼她,但他更希望妹妹可以独立起来。早在一年前,十花就已经成为了审神者,而由于年龄的原因,千花在今天才正式就任。


“千花,恭喜你就任。”


千花拽着十花递给她的几张委托符,仰头看着属于自己的本丸。面对着这片陌生...

【刀婶】核桃什么的直接捏碎了吃就好

*主烛婶,微弱的莺婶成分(大概更像是爷孙亲情向?)
*此外有粟田口刀派,鹤丸,长谷部,俱利出场
*本丸日常向

-----------

今天轮到了鹤丸去叫审神者起床,虽然这看起来是个可以吓她一下的好机会,但他想在起床这件事上还是免了,更何况自家的审神者是个严重的赖床症患者。到了起床的时间点,他轻手轻脚地来到了审神者的门前,正准备拉开门时,屋外的拐角处却传来了审神者的声音,没一会儿,她一路小跑着的身影也出现在了那里。

鹤丸这才想起来,审神者最近确实比往常起得要早一些了。并且他听得很清楚,她正喊着烛台切光忠的名字。


“主公!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鹤丸在后方朝着继续向前跑去的审神者喊道。

她回头看见了鹤丸,便朝着他...

带着光忠来西湖(*≧ω≦)

【烛婶】返魂香(下/完)

*

*CP:烛台切光忠x女审神者

*HE! HE! HE! 

*前文 返魂香(上)

-----------


返魂香的存在是残忍的,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。这么说自己或许有些不厚道,但是,确实也是如此吧。


被我复活的人终究还是要离开的,对于留下来的那个人来说,多见一面恐怕就是平添几分相思之苦。


“小姑娘,我是不是不应该回应他对你的思念而复活了你呢?”


“你的废话怎么这么多,”霜序笑着用手背蹭去了脸上的灰,“不过我还是会感谢你的,你这臭老头。”


一旁的烛台切光忠也跟着笑了出来。


这可真是气到我了。


***


“抱歉,我...

【烛婶】返魂香(上)

*

*CP:烛台切光忠x女审神者

*虽然是这个标题不过绝对是HE! 

*其实返魂香是设置的一个角色,全篇也是以他的视角来写的

--------------------


“你在寻求着什么呢?”


“我希望她回来……”


耳畔里不断地回响着这样的对话,回过神来时,我已经身处在一个漆黑的暗室里。花了几分钟的时间,我意识到自己又一次获得了真实的躯体,扭了扭脑袋,感受到了久违的实感。


我站起身来,企图在这片漆黑中寻觅到什么。


既然我出现在这里的话,那么——


“是谁的思念将我召唤于此呢?”


***


吾名返魂香,是与强烈的思念共振而生的产物,虽然...

【赤安】破晓的嫌疑 7(完结)

前文:破晓的嫌疑 0+1   破晓的嫌疑 2+3  

  破晓的嫌疑 4    破晓的嫌疑 5   破晓的嫌疑 6


“无法破晓的黑夜从来都不值得去恐惧,也不是说不向往在太阳底下的日子,只是他知道,这个人终究会穿过这片纯黑的夜,找到他。”

---------------


*7 放学后


保时捷356A在雨中前行着,风窗玻璃上的雨水顺着雨刷器被推向两边。琴酒看着路旁不断后退着的行人的伞,手指间点着的烟又变短了一截。


“虽然不敢相信,但...

【赤安】破晓的嫌疑 6

前文:破晓的嫌疑 0+1   破晓的嫌疑 2+3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破晓的嫌疑 4    破晓的嫌疑 5


“在那个雨天的车厢里,是属于他们的不能破晓的幻夜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


*6 幻夜


安室还没来得及开口,就和装着干净衣服的纸袋一起被塞进了车的后座。


“等一下!你把话说清……”他急着想从车里探出身来,头却不小心撞到了车顶,“痛……”


赤井一手搭...

【赤安】破晓的嫌疑 5

前文:破晓的嫌疑 0+1

          破晓的嫌疑 2+3

          破晓的嫌疑 4

--------------


*5 宿命


医院外,安室坐在保时捷的后座上紧紧地盯着医院入口处,距离他们到达这里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。


安室的心中也渐渐有了答案,虽然赤井假扮成送货员的这一行为确实在关键时刻救了自己,也救下了高坂先生,但联系起那天所看见的疑似冲矢昴的背影,他又...

【赤安】破晓的嫌疑 4

前文:破晓的嫌疑 0+1

          破晓的嫌疑 2+3

在努力挽救赤井大大的戏份……

受到阴阳师影响……每次打九条小姐就容易打成酒吞小姐(;¬_¬) 

-----------------


*4 分身


时间回到任务交接之前的几天。


安室接到组织的任务后,已经有一段时间没与自己联系了。赤井放下最后的半截烟,走出了工藤宅,当然,是以冲矢昴的身份。虽然知道安室并不会在那里,他还是推开了波洛咖啡店的门。


常坐的位置,点了一样的东西,一切都...

【赤安】破晓的嫌疑 2+3

前文:破晓的嫌疑 0+1

与黑衣组织有关的事件开始展开!(因为事件的需要所以有原创人物出现)

------------------


*2 谁杀了他


坐在安室面前的是一个戴着眼镜、看上去很文雅的年轻人,在琴酒给出的资料中,安室也了解到这位先生比自己的年龄要小两到三岁。


“您好,安室先生。我是高坂,高坂和真,这是我的名片。”男人客气地双手递上名片,安室注意到他的手上有留有新旧程度不同的疤痕。


高坂和真,职业医生,就职于米花中央医院,这和琴酒交代的信息基本一致。除此之外,安室还知道他是作为东都大学生物医药学的研究生毕业,虽然工作经验还不足,但他在医药研究方面体现出来的出色...

【赤安】破晓的嫌疑 0+1

*赤井秀一x安室透

*亲妈肯定给HE

*大概是发生在绯色的真相之后的故事、设定安室已经知道冲矢昴就是赤井

*本篇开头铺垫小甜饼!后续开始展开事件,全篇应该不会太长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*0 恶意


米花图书馆外,安室关上车门,系好安全带准备启动车子时,一个声音从后座传来——


“等一下,”随后一个冰冷的硬物抵上他的后脑,“我在这里等你很久了,波本。”


是琴酒,而抵在自己脑袋上的毫无疑问是一把手枪,安室在心里想着,停下了扭动车钥匙的动作,另一手则暗自覆在了腰间别着的那把手枪的位置上。


“等我?”


“这么晚了,你来图书馆做...

【狗雪】她的酒

*CP:大天狗x雪女

*大天狗第一视角,写在黑晴明败后

*HE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衣褶里的樱花落了地,她终究还是推开了我。


“黑晴明大人已败,虽然我现在的这条命是被您捡回来的,但我不能跟您走。”


“为什么?”


“大天狗大人妖力无边,且心系大义,就算我真的有心跟随您,恐怕也是心余力绌,即使我已经不再是那个弱小的雪女。”


她心意已决,我很清楚我阻止不了她。


取下笛子尾端的吊坠递到她面前,“你我共事多年,今天既然你执意要在此分别,这个就送给你吧。”...


【狗雪】御魂风波

*CP:大天狗x雪女
*日常欢乐向小短篇,源自一个被魍魉之匣雪女虐爆了的我的脑洞,剧情大概算是麻将那篇的后续ww

附上:麻将风波

-------------

*1

自从晴明先后召唤来了新的小天狗和小雪女,雪女的大部分时间都被他们占用了,因此大天狗的心情一直很郁闷。白天里,除了能一起去斗技,他几乎再也没与雪女二人共同相处过。

他叹了口气,放下了手中的碗筷,“我吃饱了。”

晴明:“你最近怎么食欲不振?斗技表现也不好,阿爸对你很失望。”

大天狗一脸不愉快地看着正在狼吞虎咽的小天狗,“都怪你太欧了,没有一个欧洲人是无辜的。”

小天狗:“阿爸!那可以让我代替大天狗叔叔去斗技吗?”

大天狗:“休想!”

*2

一日,晴明带着小...

【狗雪/酒红】醉梧桐

*CP:大天狗x雪女,酒吞x红叶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四月的夜晚,潮湿的空气中弥散着清淡的樱花香气。只要不是雨天,晚饭后的散步便成了每日的习惯。大天狗和雪女并肩走在河畔,沉默也好,说些琐碎的事也好,像这样安逸的生活都是以前从未想过的。


走到河边的一组石桌边,大天狗眉头微皱,“怎么又是这两个家伙。”


只见酒吞和红叶坐于石桌两侧。红叶已经醉得趴倒在桌上,长发散乱,手中还握着酒杯,嘴里呢喃着听不清的话语。而酒吞则在面前摆了一个酒杯,倒酒的手还在颤抖着。大天狗不顾酒吞的骂咧,夺过了他手中的酒壶,雪女则扶起了醉倒的红叶,不停地唤...

【狗雪】寻樱

*CP:大天狗x雪女

*主雪女第一视角

*大概是BE吧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*1


我是雪女,亦称雪姬。


雪姬生来是不会拥有爱情的,我从小就这么被告知着。


“雪姬如果动了真情,要么会将对方化为冰末,永远地失去爱人;要么会自己化为冰末,抹去这段记忆,然后在这雪山中重生。”


我是无法选择的。


*2


又一次在雪山中醒来,恍如隔世。然后过着日复一日没有色彩的生活,就像这雪山一样,没有色彩。


我本不是畏惧寒冷的生物,但在这里呆久了,对寒冷也从习惯变成了厌恶,久之竟也有些抗拒了。...

【狗雪】麻将风波

*CP:大天狗x雪女

*日常欢乐向

*ooc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*1


今天寮里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。



山兔和孟婆在院里你追我赶的打闹着,独眼小僧和山童比试着谁的力气更大,鲤鱼精和三尾狐在屋檐下聊着八卦,而九命猫已经快被跳跳妹妹摸秃了。



这时妖琴师抱着琴走进院里,大家突然安静了下来,山兔和孟婆也来了个急刹车。琴师看着这群家伙摇了摇头,叹了口气便抱着琴出门了。院里顿时又恢复了热闹。



院中已然布好一张麻将桌,酒吞和茨木已经就座,而荒川则摇着手中的扇子正慢悠悠地向麻将桌走去,一边喊着,“大...

【狗雪】淡酒


*CP:大天狗x雪女

*依旧大天狗第一人称

*超短篇,差不多像是婚后的平淡小日子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《淡酒》

*1

每日傍晚,雪女都在离家不远的樱树下等我回来。现在正值花期,樱花开了满树。

今日她也静静地坐在那树下的石凳上,石桌上摊开着一本书,旁边落着几朵樱花。看得认真,没察觉到我。

“看的什么书?”

她似被惊了一下,遂而抬头望着我,“没什么...讲绣花的书。”

“你要学着绣什么吗?”

“嗯...秘密。”

我笑了笑,帮她合上书拿在手中,伸出另一只手向着她,“回家吧。”

迟疑些许,她轻轻将手掌盖上我的手心,站起身来,脸上一点晕...

【狗雪】生花 (完结)

*CP:大天狗x雪女

*依旧是大天狗第一视角,(其实我是不想一直写大天狗XXXX大天狗XXXX_(:зゝ∠)_

*这篇好像不像之前那样一直发糖……_(:зゝ∠)_

*算是抽到狗子的贺文吧;黑晴明大人对不起,您在我这里又炮灰了(;w;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雪女又输了。...


【狗雪】晓(其四/其五)完结

*1、春风

*2、梅雨

*3、红枫

------------------

*4、落雪


“你感受到了吗?这里的温度。”我闭上眼说道。


她似乎想将手抽离出去,但还是被我按住了。


“……大天狗大人,您这是……”


隔着她的手指,我仿佛都能感受到自己耳边的脉搏。


“咳,那边的二位啊,”一边传来红叶那带着几分笑意的声音,“你们……莫非是这种关系?”


雪女迅速抽开手转过身去,而红叶却快步走到了她的面前。


“你莫非是害怕?”


“妖女不要多事!”我怒斥着,而雪女...

【狗雪】晓(其三 . 红枫)

*1、春风 

*2、梅雨 

----------

*3、红枫


有一种时间都凝固了的感觉,而我的脸上也越发地灼热,似乎想将它融化一般。



她将被吹起的发丝拢至耳后,轻轻抬头。



“大天狗大人?”



我侧过头去,想回避她的目光,“没事,我只是……感觉有些热。”



“热?”



时间好像又静止了,直到感觉她向我这边挪了半尺多,两人衣襟相触,比刚才坐得更近了。



“您还是第一个坐在我身边却说觉得热的人呢,这样靠近些呢?”



这可恶的女子啊!



“其实我一直都很好奇,像热、温暖这样的感觉,到底要如何才能感觉到呢?”



“……你体会不到这些感觉吗?”



“只有过一次,”她抬起右手...

【狗雪】晓(其二 . 梅雨)

*2、梅雨


“这……不可能!”我一只手扶在地上,艰难地支撑着自己的身体,“我怎么……怎么可能会输给你们!”


“大天狗,你怎么会成现在这样!”,博雅怒斥着。



“呵呵……哈哈哈哈!”我极力地笑着,“我想要实现的大义,岂是你等可以理解的!只有那位大人……他才可以!和我一起实现我的大义!”



“晴明!快看那边!”总是跟在晴明身后的那个女孩子突然嚷道。



“黑晴明!”



“真是没用啊!大天狗!”,耳边模糊地传来黑晴明大人的声音。



而此时的我几乎已经耗尽了力气,眼前也一阵发黑。只是感到一阵由远及近的强烈的寒气,脸上也痒痒的。



好像是谁的发梢扫过一样……好冷,是……雪女吗?



我再次醒来的时候...

【狗雪】晓(其一 . 春风)

*CP:大天狗x雪女

*第一人称大天狗视角,但是可能没办法很好的把握大天狗的性格,会有一点不符合吧

*走在游戏剧情上自我拓展的路线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要说的话,大概就是在那天看见雨中的她,觉得格外的怜惜。

却不曾想过有一日,我会变得如此地不愿她离开。


*1、春风


“真是没用啊,雪女……”


黑晴明大人望着他手中的茶杯,似乎在思考着什么,此时一个小妖进来了。


“报告黑晴明大人,外面的雨势渐猛,但雪女大人还是不愿进来。”


“没能打赢晴明...

© 烛台切条秀 | Powered by LOFTER